• 11月份活动公告 郑重声明(文化部艺术服务中心
  • 关键字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专家讲堂 >

    边远山区教师用“坚守”为孩子播种希望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0-09-11 23:23

      新华社北京9月10日电 题:“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到底”——边远山区教师用“坚守”为孩子播种希望

      新华社记者

      教师节到来,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松溪乡中林小学语文老师刘兴孟的手机响个不停,各届学生发来的节日祝福短信,让这位扎根山村小学24年的老师感到特别幸福、满足。

      在贵州、四川、云南、西藏等地,还有很多和刘兴孟一样的老师,孩子们灿烂的笑容、渴望知识的眼神,让他们选择坚守边远山区,只为让更多的孩子能够走出大山。

      “孩子们灿烂的笑容是我坚守讲台的动力”

      松溪乡中林小学位于海拔1000多米的半山腰,学生多来自单亲家庭或是留守儿童。“看到孩子们一张张稚嫩的脸庞,觉得自己不仅是老师,更是‘妈妈’。”48岁的刘兴孟说。

      在学校,遇到孩子们生病,刘兴孟都会送他们去医院,给他们熬药、送水;周末,外乡来读书的孩子回不了家,刘兴孟就把他们带到自己家改善伙食;她还常把自家孩子的衣服送给生活拮据的学生穿。

      “孩子们灿烂的笑容是我坚守讲台的动力,希望我的努力能让这些山里的‘花朵’尽情绽放。”刘兴孟说。

      西藏日喀则市定日县扎西宗乡完全小学,坐落在珠穆朗玛峰脚下,是距离珠峰最近的一所小学。2018年,李明来到这里,开始了他“不被理解”的教师生涯。

      “之前听说过扎西宗乡海拔高、条件艰苦,但当我来学校报到的时候,发现这里远比想象的要苦。”李明回忆道。

      “亲戚朋友一开始都不理解我的选择,包括我的父母。”李明说,“虽然我很坚定自己的选择,但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一些迈不过去的坎。”

      但是,随着与孩子们朝夕相处,李明的心结逐渐被打开。他告诉记者,每每看到孩子们脸上挂满灿烂的笑容,眼神中充满对知识的渴望,他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值了。“为了这些孩子,我会尽我所能教给他们更多知识,走出这片山。”

      “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到底”

      全国海拔最高县——西藏那曲市双湖县,被称为“人类生理极限试验场”。2017年,来自云南临沧的陈春成为双湖县中心小学的一名老师。

      “刚来到双湖时,我每天头都疼,心跳非常快,有时还会呕吐,短短一个多月就瘦了10多斤。”陈春回忆道。

      “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到底。”虽然条件艰苦,但陈春还是毅然选择西藏,追逐她的梦想。

      每年教师节,学生们都会为陈春准备礼物,或是一幅画,或是一条哈达。孩子们发自内心的朴实祝愿,在陈春的心里早已化成呵护学生、扎根西藏的坚定决心。

      2019年12月,随着西藏极高海拔生态搬迁项目实施,双湖县中心小学整体搬迁到海拔3600米的山南市贡嘎县,并与其他多所学校整合成立了森布日幸福家园九年一贯制学校。陈春说:“在新的起点上,我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加倍努力做好教学工作,扎根西藏,陪伴孩子们快乐成长。”

      今年是吴芝江在贵州省望谟县昂武镇中心小学任教的第10年。2010年9月,吴芝江成为昂武镇中心小学的一名特岗教师,开始扎根边远山区。

      吴芝江平时喜好读书,课余时间他会和同事一起,指导学生读文学名著,培养他们的阅读兴趣。他还会教学生吹奏乐器。“以前他们下课后无所事事,我想通过教他们吹奏乐器,比如口琴,丰富课余生活。”吴芝江说。

      吴芝江曾有机会回县城任教,但综合考虑后,他选择继续扎根边远山区。“谁都进城的话,就没人留下来了,这边的学生怎么办?”吴芝江说。

      多举措让边远山区“留得住”更多老师

      为了让边远山区的老师们不只是靠“情怀”坚守,各地陆续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让更多老师能够“留得住”。

      “与过去相比,学校不仅教学硬件条件、教学环境有了很大改善,教师待遇也得到提升,学校每名教师每月共有800元的乡村教师生活补助和乡镇工作补贴。”松溪乡中林小学校长王明青说,学校距通江县城70多公里,以前有些教师觉得这里山高坡陡、条件艰苦,工作不久就走了,现在要求调动和离职的教师大幅减少,学校有了一支稳定的教师队伍。

      “用制度留人,也要用感情留人。”四川省巴中市通江县教育科技和体育局局长杜江说,政府通过每年一次探亲差旅费报销、一次免费体检等方式关怀乡村教师,增强乡村教师的归属感,提高他们的幸福指数。

      云南省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是云南省27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山区面积占全县总面积的98.8%。澜沧县教育体育局副局长许文燕介绍,全县有3800多名教师,其中约70%在乡村学校工作。近年来,随着国家多项政策的出台,越来越多的老师选择在边远山区扎根。

      “乡村教师每个月有500元的乡镇工作补贴,另外还有每月500元到800元不等的乡村教师生活补助,越是偏远的乡镇,补助就越高。”许文燕说,近年来,澜沧县在改善乡村学校办学条件的同时,建设了一批周转房,老师只要交很低的租金和水电费就能解决在工作地的居住问题。

      2018年,贵州省印发了《贵州省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特色教育强省实施纲要(2018-2027年)》,明确要求提高教师待遇,并在编制核定、评优评先等方面实行一系列优惠政策。

      “2018年,我被评为望谟县‘优秀教师’,县里又推荐我参评州级‘优秀教师’,最终成功评上了。”在望谟县打易镇打易中学教师阳章艳看来,自己能被推荐参与州级“优秀教师”评比,是望谟县在评优评先中向乡村教师倾斜的表现。(记者李力可、吴晓颖、郑明鸿、王泽昊、庞明广、张玉洁)

    上一篇:梅兰芳的戏德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免责声明 |  版权申明 |   法律法规
    京ICP备09080549号-1